庆幸自己当年没有挤上从政的船

周日给 R 电话拜年,听出来他不想多说,很快便挂掉。几年前我回家乡的时候他还特意招待,这次我主动打电话过去他却如此冷淡,略微感到有些诧异。接着给 P 拜年,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后来问兄长,P 是不是换号了?他说,你不会联系上了,他事发了。又说,多年前你不幸言中。我倒是不记得自己多年前说过什么。

P 的政途得益于 R 的提拔,如果 P 被查,R 也可能被牵连,或许因此才对我冷淡。当年 P 极力劝我从政,甚至在我离开事业单位之后,还多方提点,我却坚持认为「道不同不相与谋」,宁愿在私人企业彷徨苦闷也无意参加「国考」。P 尝到了体制的甜头,对我既有提携后生晚辈之心,恐怕也希望将来如意之后互相照应。得知我将来美国之后,他护送我到长沙,并透露过想把儿子送到美国读大学。一年来我少有联络,春节本想叙叙,未料竟有不测。

下午去 Bowie 的路上和 Sabrina 聊起这事,我说希望他能顺利过关。对中国政坛的腐败我深恶痛绝,但是 P 是族中兄长,我希望他一家过得好。他儿子日后如果想来美国学习和生活,我也希望自己能多少帮上一点忙。Sabrina 问,如果真被查,后果是怎样?我也不知道。取决于事有多大、队伍站错有多厉害,还有对手、上司的勾心斗角,等等。高中同学 H 的父亲曾是公安局长,后来出事、平级调任林业局长。这是离我最近的真实案例。严重的撤职、开除党籍甚至判刑,刑期服满以后也许还能安排个闲职。

在中国,很多人对政府和公务员「既恨且羡」,一方面骂既得利益集团,一方面却希望自己有机会能进入既得利益集团,所以愤青那么多,「国考」的队伍也那么壮观。我在大四还没开始找工作的时候,也懵懵懂懂和很多人一样报名参加当年的公务员考试,我投的是国务院台湾政策研究室的一个职位,完全没有做任何准备,第一轮就没有通过,以后再没有报名参加任何此类考试。同宿舍只有 H 去了财政部,如今冷暖自知。

某位政治家说过,政坛就像女人的下体,大家都觉得很脏(我对此持保留意见),但是每个男人都想钻进去(我对此持保留意见)。我既不善、也不屑此道,当年报考台湾政策研究室的职位,如同报英语 6 级一样,不过是看大家都报、自己也跟着报罢了,既不知道为何要报、也没打算报了之后要怎么办。如果真有先见之明,或者有清晰的职业规划,我毕业时不应该撕毁某大型国企的 Sales 职位合同。如果再有先见之明,我应该在大学的时候准备出国。如果再有先见之明,我在中学的时候应该选择理科。

如果真去研究台湾或西藏政策,以我的政治倾向,我在中国多半不会有好下场。

然而说到底,从政不过是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职业选择,谈不上高尚,也算不上卑劣。我不相信「出污泥而不染」,但是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要随波逐流,也要有本事保持平衡。对于体制外的我来说,明知这条船上没什么好鸟,但是上面如果有一只我熟悉,我还是希望它的羽毛更干净、家庭更幸福一些。遗憾的是,跌落下船者并非最坏或更坏;可能的原因有很多,在改朝换代的时候愈发激烈、也愈发难以捉摸。

我庆幸自己当年没有挤上这条船。

Rate this post if you find it helpful.
0 readers rated; average 0 stars.

Author: Derek Yang

Derek Yang(戴睿可)来自湘西农村,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在广东中山电视台、北京盛唐传扬公关公司、迪思传媒集团工作,2012 年底移居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博客主要是个人经历,因访客逐渐增多,很多实用的经验已迁移至新站「美国攻略」,以帮助更多刚来美国的人。最近我在试验一个帮助农村高年级学生规划人生的「眼界计划」,欢迎转发扩散。添加微信请参见这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