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中国式「关系」的理解

前几天 Sabrina 在天涯上看到一篇帖子,《在美国不请客、送礼、行贿受贿,你寸步难行》并转给我参考。这种标题我通常是不会看下去的,不过既然领导要求,还是要看的。读后感如下:

苍蝇在哪里都(只)能找到屎。我对苍蝇和屎没有异议,不过如果你说不吃屎大家都会饿死,我还真不信。

「关系」是中国人特有的词汇,目前很有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的迹象,也许称得上价值观输出吧。当然,有些不识趣的国际友人很难理解:「你老跟我扯自己的『关系』、有『路子』,只是因为你没有技术和经验做好这件事吧?」其实不止他们,我也经常搞不明白,有时觉得成天跟中国人打交道很麻烦,于是抽空找个漏子远远躲到了美国华盛顿。

很多人说在中国没有「关系」办不成事,我却一直没有亲身验证过。在中国上学、工作、考驾照、买房,没有一件事动用过「关系」:首先,我没什么背景和关系可用;其次舍不得花钱买礼物;更兼没有那活络心思,怕马屁拍到了蹄子上。

小学教数学的老头很喜欢我,曾经让我和另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女同学上他家吃饭。初中班主任是一个远房姐夫。高中我是班长,早读的时间会去英语老师家里拎录音机过来给大家放听力。除此以外,大部分老师住哪里我都不知道。我年少不解恩情,直到远赴北京,也没有给这几位老师送过礼。大学就更不用说了,人生地不熟,放肆而迷惘。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校园 BBS 上看到的招聘启事,寄简历后办公室主任打电话过来聊了几句,就过去实习并顺利留下了,完全没有正经面试,简单到我都不好意思提起。

毕业至今,我在事业单位、私企和外企分别工作过几年,虽然没有飞黄腾达,倒也丰衣足食。

在北京买房的时候,中介提出绕开他们公司帮我们办理,这样可以省一些中介费,而我们则把他应该拿的那部分提成直接给他。本来对他对我们都是更划算的交易,没想到在签合同的时候他提出另外需要近一万块钱去「打点」,说这样可以让房屋「高评」,即估值更高、贷款额度自然也就更高。当我们提出不打点、按公开程序办理贷款和过户时,对方说办不了。闹翻的结果是我们自己上网找资料、给住建部和公积金中心打电话询问流程和细节,签约、办理公积金贷款、过户,没有任何「打点」,也没有人刁难我们,顺利办理完毕。

很多人说在中国考驾照要给教练和考官送礼,不然很难通过。我考驾照的时候 21 岁,一方面不知道如何送礼,另一方面年少气盛不屑如此,还想如果教练暗示要礼物我就装傻,结果一直到考试的那天,他和考官都没有任何表示。倒是在考完已经通过之后,同车年长的学员们把大伙聚拢来,商量一起买条烟送给教练。因为钱不多、一个人才二三十块,教练一直以来还不错,而且考试已经通过,我觉得这算不上「行贿」,没有异议、凑上了自己的份子。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这就好比在美国的餐馆消费完毕,感谢侍者的服务、给他们几美元的小费一样。

「小费」和「行贿」有相似之处;二者都是在明码标价的基础上,额外提供物质「奖励」。哈佛大学商学院的研究发现,流行给小费的国家,腐败行为更常见。然而,加拿大和印度都流行给小费,但是前者清廉许多,后者腐败更普遍,原因是加拿大人认为给小费是为了「表扬」侍者刚才提供的服务不错,而更多的印度人给小费是觉得这样才能在下次来的时候得到更好的服务。

顺便说一句,我个人觉得小费是个很坏的传统。我去餐馆的时候给人小费,大部分时候只是不想显得自己粗鲁而已。附近的 Grand Market 门口有告示:「请勿给小费」。原因我猜是这样的:如果有人给小费,那么雇员以后可能会区别对待不给小费的顾客;而一些本来不想给小费的顾客,看到别人给小费了,为了不显得自己无礼,也只好跟着给小费,但是这种超市本来就是通过低价来吸引顾客的,加上小费就没有任何价格优势了,这些不希望自己显得无礼的顾客,以后就会转而去其他不需要给小费的超市了。

当然,小费和行贿还是有区别的。我现在能想到的如下:

一、小费是事后给,行贿是事前给。通常来说,办完事后给不给、给多还是给少,有更大自由度;而事前因为有求于人,不得不给。以我们给驾校教练买烟为例,当时考试已经结束并且当场通过,我们并不指望借此换取教练「保证通过」;在餐馆吃完才给小费,如果对服务不满意可以不给或少给。如果是长期固定的合作关系,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在正常报价之外提供的物质奖励都可视为行贿,因为即使当前的项目已经结束,行贿者依然期望在下次合作中得到回报。

二、给小费者不求于人,行贿者有求于人。餐饮行业在中国和美国都是自由市场、充分竞争,大部分餐馆需要更多顾客光临,而顾客则可以选择去餐馆还是在家吃、可以经常光顾也可以偶尔才来、服务或产品不好可以去另外一家,所以很少存在「不给小费以后你不给我提供服务我没地方吃饭」的担忧。行贿最常见的是公权力寻租,企业有求于政府部门或官员批项目;在市场行为中则常见于希望对方买自己的产品。我不知道印度人为何担心不给小费下次就得不到更好的服务,是因为历史文化、还是因为服务行业在印度没有充分的竞争。同样以餐饮为例,我可以给侍者小费,但是如果反过来,餐馆希望在公开的优惠幅度之外,给我个人额外的回扣,以换取我代表公司签署年会晚宴的合同,则属于行贿。

三、小费很少,行贿很贵。当然,每个人对「少」和「贵」的理解不同,所以这个额度应该以大众的理解或公开的条例为准,而不是以自身的财富来衡量;一个亿万富翁可能觉得十万美元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他私底下送十万美元给州长夫人,同样是行贿。以我们公司为例,根据员工守则,销售给客户送礼如果超过 50 美元,需要 CEO 签字批准;圣诞晚会大家可以自带和交换礼物,价值不超过 10 美金。

逢年过节,我没有给主管送过礼,倒是她会悄悄在我桌上留一张卡片,有时还会有一个小礼物、或者 Amazon 的礼品卡,我也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圣诞那天我去很多人的 Facebook 页面留言祝福,都是私人朋友以及我的下属;没有去其他同事的页面,包括我的主管。在我看来,这种专门的问候和送礼一样,是比较私人的事情;而工作中的同事大部分只是互相合作,除个别人相交甚深外,并没有多少私人感情、也不宜和很多人套近乎。问候下属则如同关心家人。

在中国的时候,很多同事旅游归来有带「手信」的传统,最常见的是当地的小食品,往茶水间一放、大家自由取用。因为是给所有同事的、并且价值也不贵,所以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我比较懒惰,连手信也很少带。至于以后,给同事送礼并非完全不可,但要么是感谢他在正常的工作职能之外,额外的努力(下属)或支持(给上司),要么是有私人的交情,而且我希望自己光明正大地送、价值不要超过 50 美金。因为超过 50 美金需要 CEO 签字。

Author: Derek Yang

Derek Yang(戴睿可)来自湘西农村,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在广东中山电视台、北京盛唐传扬公关公司、迪思传媒集团工作,2012 年底移居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博客主要是个人经历,因访客逐渐增多,很多实用的经验已迁移至新站「美国攻略」,以帮助更多刚来美国的人。最近我在试验一个帮助农村高年级学生规划人生的「眼界计划」,欢迎转发扩散。添加微信请参见这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