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公益事业的五个偏见和歧视

Last updated on 2016/06/12

前几天坛子在博客上发起一个小小的公益捐赠,出于对他的信任,我也捐了一点。

我大致算得上善良,然而在中国几乎没做过什么善事。如今体彩都打着「福利」或「公益」的招牌,如果属实,那么我初中的时候在县城里还公益过一把两块钱的。当然,也可能只是帮别人福利了一下。

2008 上半年我在北京,住潘家园,正好两份工作青黄不接,赋闲在家。上午坐电脑前敲键盘,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其时楼下加油站拆迁,挖掘机正在施工,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是他们挖错了地方,这楼要倒吧!

潘家园的楼当然没事,汶川却倒了不少。网上呼天抢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几个不识时务的哥们在豆瓣质疑捐钱能否用到实处,结果很快被人肉、甚至恐吓。而仅仅几年过后,几乎所有的网民都开始追问,我们捐的钱去了哪里。

我喜欢有规则,然而中国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大学的时候和同学去动物园,一个小孩蹿出来抱住我的腿要钱,好几个大人在路边看着哈哈笑。我掏出 5 块钱给了他,以后几年都没去过动物园。

大约一个月前,在华盛顿的地铁上有老人轻声乞讨,我习惯性地躲到了一边。一旁穿着破旧的 Hispanic 女工却转过身来,掏出了钱包,多少让我有点惊讶和不安。

多年来我一直觉得只是自己心渐渐冷了;上周在 TED 看到 Dan Pallotta(丹・帕洛塔)的演讲,其实,即使在美国,公众对公益(非营利)事业也有普遍的偏见和歧视。

一、待遇歧视。我们都不喜欢有人靠帮助他人而致富,至于没有帮助他人、甚至祸害他人而发家,我们觉得理所当然。卖暴力游戏赚了 5000 万美元,你会登上杂志封面;如果想靠帮助患病的儿童赚50万美元,等待你的将是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

斯坦福大学 MBA 在 38 岁的平均年薪是 40 万美元;与之相比,医疗慈善机构的 CEO、消除饥饿的慈善机构 CEO,年薪分别是 23 万和 8 万。很显然,在这种巨大的收入差别下,慈善机构很难吸引到足够优秀的人才。一边是帮助他人,一边是赚钱养家,二者竟然不可得兼。即使一个斯坦福大学的 MBA 很有爱心,他大可以赚 40 万美元、捐 10 万美元,既博得慈善家的美名,又可获得 5 万美元的退税,算下来还是比 8 万美元的 CEO 多赚 27 万。而且,因为他的慷慨解囊,他很可能获得该慈善机构的董事会席位,成为 CEO 的老板。

如果你有斯坦福 MBA 的才华,你也不会傻乎乎去做慈善机构的 CEO。

二、市场推广。只要能带来回报,企业怎么做广告股东都会支持。然而,我们都不喜欢公益事业做广告:我的钱是捐给那些需要的人们,而不是用来做广告的,除非你能拿到免费的广告赞助。

Dan Pallotta 在1998年发起帮助艾滋病和乳腺癌的公益活动。他在纽约时报买整版的广告、还有电视、公交、地铁宣传,9 年间吸引了超过 18 万人参与、募集了 5.81 亿美金。然而,随着越来越多人对这些花费的质疑,很多赞助商退出,公司被迫关门。

自 1970 年开始统计以来,慈善捐助一直占美国 GDP 的 2%,四十年间没有任何增长。原因很简单:你都不能做市场推广,怎么可能抢得更多市场?

三、冒险和创新。迪斯尼公司投 1000 万美金拍一部电影,结果亏了,大家都觉得「胜败乃兵家常事」;而如果哪家慈善机构敢花 100 万做推广,却没有成功募集到更多的钱,负责人会身败名裂。

所以,慈善机构根本不敢冒险去尝试,所以无法快速成长、无法达到足够的规模、自然也就无法解决那些巨大的社会问题。

四、时间和耐心。淘宝、Amazon 可以花很多年时间培育市场、不赚钱,风投有耐心等,因为他们知道市场做大了就有钱赚。而慈善机构只要半年没有募集到钱就会岌岌可危,根本不可能花若干年的时间做基础建设、人员储备、市场推广,等。

五、金融运作。企业可以上市融资,公益事业没有「融资」一说。

既不能用高薪吸引人才、又不能做市场推广、还不敢冒险创新、也没有时间和耐心做大、更没有金融运作来支持,公益事业几乎完败给商业组织。自 1970 年来,全美年收入超过 5000 万美金的商业机构有 46,000 多家,而跨过这一门槛的非营利组织只有区区 144 家,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Derek Yang(戴睿可)来自湘西农村,毕业于北京大学,曾在广东中山电视台、北京盛唐传扬公关公司、迪思传媒集团工作,2012 年底移居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博客主要是个人经历,因访客逐渐增多,很多实用的经验已迁移至新站「美国攻略」,以帮助更多刚来美国的人。最近我在试验一个帮助农村高年级学生规划人生的「眼界计划」,欢迎转发扩散。添加微信请参见这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