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国家曾被媒体称为「病夫」?

美、英、法、德、意大利、荷兰、日本、俄罗斯都曾被媒体称为「病夫」。

7 thoughts on “哪些国家曾被媒体称为「病夫」?”

    1. 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桓侯曰:「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1. 虽然国内有些人反应有点大,但理由也不是说不过去,毕竟博主列出来的大多数国家的历史、文化等情况都不一样,东亚病夫这个词会引起比较大的反应也很正常,毕竟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拍过踢碎东亚病夫牌匾的电影呢?

    不过就我个人来看,华尔街日报这次的举动并没有让我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who cares?话说回来,虽然我是不在乎,但我并不认为别的中国人就不能在乎。华尔街日报将中国成为"病夫",中国人就没有反对的权利了吗?我就不喜欢某些人说的话,好像中国人就只能默默咽下一切,只要反对就变成了"玻璃心"。若是中国人又置之不理,恐怕又有些人会说华人总是不懂得为自己争取权利、不懂得发声了。总之,我是认为华尔街日报有批评的权利,被批评的人有反对的权利,至于谁有道理,要靠逻辑和事实说话。别人被批评不代表我就应该任人批评而毫不发声。

    1. 华尔街日报的那篇文章我快速瞄了一眼(没有兴趣仔细读),大致说的是中国经济有风险、「病了」。文中罗列的其他国家被称为 "sick man",也大多是因为如此。

      我前几周因为流感去看了两次医生,如果医生说我 sick,我不会觉得有任何冒犯。如果我没病,旁人看我脸色不好,问「你是不是病了?」我可能回一句「啊,没有,昨晚没睡好」就完了,也不会觉得冒犯。就连蔡桓公也只是说了一句「寡人无疾」。当然,若扁鹊纠缠不放,非得一而再、再而三说他病了,桓侯也会「不应」、「不悦」、「又不应」、「又不悦」,但即使如此也并未要求扁鹊道歉。

      为什么中国人觉得「东亚病夫」这个称呼是侮辱呢?这个问题我其实好奇,但是并不知道答案。清末、民国期间中国人就已经觉得这是个侮辱的称呼了吗,还是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历史教科书的塑造,大家才会以为如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